首页 资讯 财经 生活 关注 科技 房产 企业 时尚 服饰

服饰

鱼跑路了,鸡没窝了,猪出去借住了

2019-10-27

6月28日,宁乡县城郊乡茶亭寺村,暴雨后,刘爱华只能将她的三十多头猪暂时安放在邻居家,“现在还不敢往回赶,一下雨,猪舍又会被淹了”。图/记者辜鹏博

本报长沙讯6月28日,宁乡县城郊乡茶亭寺村部分村民向潇湘晨报96360反映,背靠当地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十几家农户此次又因暴雨受灾。村民说,他们多次反映开发区冲刷下来的泥沙将河道淤积堵塞,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,受灾情况也一年比一年严重。

28日上午,记者前往茶亭寺村湖塘组。十几户村民背山依水,养猪种田,沿河道相邻而居。

下雨前,他们还在为今年的早稻收割作打算。

“种的田全部被淹了。”村民彭跃民带记者到他家的稻田查看,并用一根木棍测量水深,拨出来后,水没过木棍高度约五六十厘米。一眼看过去,稻田所在的位置变成一个池塘。

彭跃民说,禾稻已经结谷,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双抢收割。26日、27日两天大雨,村里的小河涨水,没过了门前路面,又淹了路旁的稻田,水涨到最高的时候,已经漫到了家里一楼。彭跃民穿着青色的中山装,卷着裤腿,指着胸前沾满的泥土说,“我们这一排十几户家里都被淹了。”

28日上午,地势最低的朱桂平家仍然积水未退。

朱桂平家住在河道上游,厨房后面建有鸡舍和猪栏,两边是稻田。两天暴雨后,朱桂平家两旁的稻田也变成了鱼塘,水从猪栏、鸡舍一直淹到了厨房。

上午的时候,朱桂平家里的水从厨房退到了鸡舍,但猪栏和房子两旁的水仍然未退。朱桂平把裤腿卷到了大腿,蹚着水忙进忙出,一边带记者蹚水查看,一边在四周搜寻着什么。不一会,她捧了三个湿漉漉的鸡蛋出来。“现在鸡都跑到外面生蛋了。”

朱桂平说,家里被水淹也是近一两年的事情,但今年特别严重,别人家的水都退了,但她家进的水却迟迟未退。

“我家里的鱼都跳出来,跟水跑了。”住在朱桂平家斜对面的龙霞说。

龙霞的家就住在鱼塘边,房屋基脚打得较高,但大门口拦着的一块木板,仍然能看到水淹过一半的痕迹。

“3亩多水面的鱼,大的已经有四五斤一条了。”龙霞说,水从26日晚上开始上涨,她就没有睡过觉,隔一段时间出门看下水,但越看越心急。“水漫过路面的时候,我晓得完了。”龙霞说当黄水越来越多,漫过鱼塘的时候,看着大鱼小鱼不停地跳,顺着水流被冲走,她是又急又怕。“看不清哪里是河,哪里是路,怕掉到河里去。”

村民介绍,大雨不停地下,他们几乎都不敢出门,只能把围在猪栏里的猪尽量转移到地势高的邻居家。

住在下游的刘爱华这次转移了三十多头猪。她家的猪栏也建在房子一旁,但砌了一高一低两层,猪栏后面,就是山脚,山上下来的水像小溪一样不停地经过她家后院沿围墙往河道里流。

“水从猪栏排污口倒灌进来。”刘爱华称,低一层的猪栏里养了三十多头猪。26日晚,河道里的水已经漫过路边并开始向院子里逼近,猪栏里的猪开始尖叫。她跑过去看时,水已经淹到了猪腿部位,她赶紧一头一头地把它们往堂屋里赶,看到水往堂屋里漫过来,她又赶快把猪一头一头往邻居家后院赶。“现在还借着别人的地方,暂时安放在那里。”

记者吴和健

河道淤积一下大雨就涨水

彭跃民说,村里这条河道原来有3米深左右,但近一两年河道泥沙淤积的现象越来越严重,浅的地方已经不到一米。

朱桂平认为,小河涨水与山顶上修建的一座高压电塔有关。“那些泥沙全部往下面冲。”朱桂平说。距朱桂平家五六十米远的山顶上,一座高压电塔的基座下方,没有被灌木杂草掩盖的地方,能看到裸露的泥沙被冲刷成一条条沟壑。

彭跃民则觉得,河道淤积与开发区的建设有关,就是在开发区推进到村子附近的一两年里,河里的泥沙多了起来。

“在下游还有两个排水口,冲刷的泥巴把河都堵了。”彭跃民带记者沿河道往下游走了一百多米,两个直径约50厘米的排水口不停地往外排黄泥水。

沿排水口来水方向,是一座被挖开的山坡和一条近150米长的泥巴路,两旁的山体泥土裸露,雨水沿山体向排水井流,并最终排向河道。

这两个排水口一上一下,长久的冲刷,排水口两旁的泥土已经呈喇叭状向河道延伸,冲积的泥土将此处河道变窄,水位抬高,下方的排水口有一半已经被淹在淤泥中。彭跃民拿了一根竹竿往排水口泥浆插下去,拨出来后发现泥浆近两米深。

“如果不是这里堵住,我们上游应该也不至于涨水厉害。”彭跃民说,他们已经多次向村里反映,希望开发区能帮他们解决并给予赔偿。

开发区:按规划村子将会搬迁

“这已经是一个老大难了。”村支书叶灿平证实,一到下大雨,河道水位就会暴涨。叶灿平说,他们也多次向开发区反映,对方也来现场多次察看,但最终如何处理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“我也是心有余力不足。”叶灿平说。

叶灿平透露,开发区可能会对这一块地方进行征收,住在河道沿线的村民届时均要搬迁。

27日下午,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尹翔表示,27日下午他们已经安排人员到现场进行查看并协助村民转移财物。“到年底会按统计情况进行农赔。”

尹翔介绍,开发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,城郊乡茶亭寺村已经纳入到了近期规划,村民届时均要进行搬迁,对河道的维护修缮也有统一安排。“汛期过后会马上组织进行清淤。”尹翔表示,他们会尽量做好防汛保安,确保人员安全。

记者吴和健


相关阅读:
百家乐 www.hg81081.com